昨日,传来医疗AI界万众翘首期盼的消息。“人工智能类医疗器械注册申报公益培训”悄然在北京开幕,整个会议仅持续一下午,却隐含了医疗AI领域所共同关注的三类器械审批信息,里程碑式的胜利就此展开?在本次会上,药监局细致入微的分析了影响医疗人工智能器械审批的每一个过程,细化到对每个指标进行了详尽的讲解,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AI医疗注册申报培训”。

从20世纪90年代到现在,我们经历了PC时代、移动时代以及正在进入的物联时代,互联网医疗1.0也伴随着“大智云物移”行业的发展与相关政策的开放正式进入到2.0时代。

2018年的最后一天,“国有企业医院”将告别历史舞台。

近年来,中国政府颁布了诸多政策支持和鼓励创新生物技术发展,使中国逐渐成为全球生物医药行业不可忽视的重要市场。但对大多数国际生物医药企业来说,中国市场仍然复杂和陌生。中国的医改尚未完成,对中国的市场情况有很多不同甚至相互矛盾的解读,如何参与进来,是他们思考的问题。2018年初,L.E.K就国际生物医药企业的全球市场拓展进行了两轮线上调研,以求更全面了解欧美企业对进入中国及亚洲市场的看法。

11月,谷歌再一次重组了自己的医疗部门。由号称“医生领导者”的David Feinberg担任医疗战略部负责人。将分散在各个部门的医疗健康项目都打包进了全新的Google Health。不仅搜索、云业务、谷歌大脑、alphabet等业务的医疗模块被分拆,AI第一人deepmind也被肢解,其健康部门deepmind health和steamers团队,统一被新的Google health接收。一直以来,谷歌的医疗技术就像喷雾一样散落各个业务线中,谷歌为什么要给自己动“大手术”?原来的AI+医疗模式存在哪些问题?重组之后的谷歌健康能大杀四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