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和2020年将成为医疗机构信息化建设的“大考之年”,众多医院特别是全国的三级以上医院都在为升级现有系统、加强平台建设进行着规划,并将在即将到来的2019年进行实施。

随着“双一流”建设深入推进,学科专业建设的水平成果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双一流”地位在动态管理中的去留依据。由于医学学科在科研项目、经费的优势地位,各级各类高校纷纷加入筹建医学院的大潮,谋求通过合作共建、吸纳合并、独立建设等方式建立完整的医学学科。其中,既有一流大学如中科大这样长期未曾扩张的高校,也有如华东师范这类未有医学专业历史的文科院校,还有包括绍兴文理学院等地方高校。对医学学科的争相追逐一方面表明高校对医学专业日渐重要的意识自觉,另一方面也表明高校面对激烈的排名竞争形势“饥不择食”,而不同层次、不同类型高校的这种争先恐后,又似乎更加显现了大学迫于形势的身份危机,一定程度上突显了大学使命的价值迷思。

时光如梭,岁月荏苒,盘点2018医改20个关键词,预测2019医改必将乘风破浪铸就新辉煌,医改十大趋势势不可挡。

在培养人工智能人才时,不能直接在现有专业知识体系中培养人工智能专业化人才,因为人工智能知识体系与计算机、控制、数学、神经科学和心理学等领域关联,应围绕人工智能内涵本质进行知识体系建设,以培养高素质专业化人才。

“人工智能在外行看起来有力而魔幻,比起技术布道者各种鼓吹,真正的从业者们都保持非常克制的乐观。”在丁香园近日的一次内部会议上,CEO张进谈了谈关于医疗人工智能的12点看法,总结成一句话是“前路坎坷,仍值得行走,但勿盲目乐观。”

当下,商业健康险的市场正在加速增长。此前安永和太保安联健康险联合发布《中国商业健康险白皮书》显示,2013年-2017年中国保险市场原保费收入复合增长率整体增速为20.7%。其中,健康险增速为40.6%,远高于其他险种。同时,普通民众对于商业健康险的认知、购买意愿也有了很大提升。今年10月,支付宝推出的会员大病互助计划“相互保”,仅上线3天,参与人数突破330万。近几年,众安保险的“尊享e生”、微医保这类百万医疗险推出后则迅速变为“网红”保险。

 近日,一份《赣州市医疗机构“不满意就退费”工作实施方案(试行)》的征求意见稿引发网络热议。这份草拟稿规定:患者在接受诊疗服务过程中,对试点医院提供的门诊、住院、医疗后勤保障等就医环节中的某一项服务若有不满意的,可向院方进行投诉,并按相关规定对该项服务不满意申请退费。经医院核实确定无误后,即可退还当日该医疗服务项目的服务性费用。对此,赣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确实存在该方案,目前方案仍在该市医疗系统内部征求意见阶段,并未最终定稿,文件的流出系内部人员所为。(11月21日《中国青年报》)

明星经纪人大家听多了,“ 医生经纪人”这个词可能还比较新鲜。有人说医疗机构做得好不好,一看有没有好的医生,二看有没有好的科室,不无道理。随着医疗行业日新月异的发展,医生个人ip对于医疗机构的影响越来越大。医生个人ip离不开包装策划,而医生除本身工作繁忙外,还得处理种种关系,如和医院之间的关系、和患者之间的关系,很多时候,医生无暇于自己的个人品牌建设,这时候“医生经纪人”就很有必要了。

近日,国家卫健委官方网站发布《进一步改善医疗服务行动计划(2018—2020年)考核指标的通知》,分别对医疗机构和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提出不同的考核指标。

相信很多人在看病时一定碰到过这个现象:换院就诊时,接诊医生草草地看下先前其他医院的检查报告或者影像资料,然后说,为了进一步诊断病情,这些检查必须要在本院重新检查一次,先前外院的检查报告只作为参考。很多病人要重复进行抽血化验、CT或者核磁共振等检查。几乎同个时间段内进行同项检查,消耗了大量医疗资源不说,多次的重复检查会否耽误病情、病人会否造成二度医源性损伤等问题,广受关注。